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厂家

资不抵债世界知名汽车涂装企业艾森曼申请破产

2021-11-29 0人读过

08-07

2019年7月29日,世界知名的德国汽车涂装、热处理、尾气处理设备供应商艾森曼(Eisenmann)正式向斯图加特地方法院提交了破产保护申请,宣告了在这一轮席卷全球的经济寒冬浪潮中,又一家有技术实力的隐形冠军即将倒下。

依据2002年修订的德国破产法(InsolvenzordnungInsO),一个公司在资不抵债或者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丧失清偿能力时必须在不迟于上述事由发生后的三周内向法院申报破产。资不抵债可以建立在公司资产流动性的预测上做出。

法院在收到破产申请书后,将(通常在一日之内)指派临时破产管理人,并采取临时措施防止债务人进一步减少破产财产。破产程序启动之后,债务人享有的对破产资产处分和转让的权利则移交给破产管理人。破产管理人负责召开首次债权人会议(在做出裁定后的6个星期到3个月内),在做出启动破产程序的裁定后,破产管理人可以通过出售公司所有资产,进行公司清算,或者提交破产重整计划,或者将公司全部或部分资产转让给一家新公司,公司剩余的部分将被清算(转让性重整)。

艾森曼集团就是依据《德国破产法》的要求,向法院提出了破产保护申请的。

2019年7月31日,斯图加特地方法院任命了德国知名破产重组律师JoachimExner为艾森曼破产保护程序的临时破产重组管理人。JoachimExner将会同艾森曼四月初任命的首席重组官MichaelKeppel一起,执行艾森曼的破产重组程序,同时寻找愿意投资或收购的“金主”。

和艾森曼集团一同提交破产重组程序的还有艾森曼工厂建设子公司(EisenmannAnlagenbau GmbH & Co. KG)和艾森曼涂装技术子公司(EisenmannLactech GmbH)和艾森曼生产执行和系统软件控制公司(ENiscoGmbH & Co. KG)三家子公司。

艾森曼集团自1951年由德国发明家EugenEisenmann创立以来,一直由Eisenmann家族进行管理和运营。艾森曼集团的名字就来自于创始人的家族姓氏。

Eugen Eisenmann 出生于1911年,曾在戴姆勒奔驰公司干过学徒工。1991年去世后,艾森曼集团由EugenEisenmann的儿子PeterEisenmann进行管理。

有知情人士告诉《《汽车海外并购》和《智能电动汽车》,作为艾森曼集团创始人的儿子,PeterEisenmann虽然继承了家业,也管理公司十多年,但后来其兴趣已完全不在汽车领域。2001年PeterEisenmann收购了EsFangar庄园,目前主要从事葡萄种植、葡萄酒和橄榄油生产和加工,并经营着养马业务。艾森曼集团汽车行业的业务都交给了职业经理人打理。十多年来Matthiasvon Krauland博士一直担任艾森曼集团董事会主席。

艾森曼集团从家具和室内楼梯制作起家,通过一系列收购和重组,68年来业务范围至今已扩展到了汽车涂装和总装系统业务板块(车身、总装、喷涂车间传送带系统、烘干、表面处理、塑料制品喷涂等)、应用技术业务板块(粘合应用、密封应用、材料供应、软件开发等)、环境技术业务板块(污水净化和处理、热废物处理和材料循环利用、发酵等)、轻量化材料业务板块(热处理、陶瓷工艺、化学粉末、高性能金属、碳化炉、碳纤维等)、传送带系统(电动单轨传送系统、地板轨道系统、地板传输带系统等)、软件与控制业务板块(生产管理系统、模块控制、智能生产等)以及其他工厂生产优化等业务。

艾森曼集团目前有大约3000名员工,该集团在15个国家拥有27个分支机构,2017年艾森曼年销售额达到7.23亿欧元。

艾森曼集团的全球客户包括布加迪、阿斯顿·马丁、宝马、奥迪、奔驰、保时捷、特斯拉等,艾森曼集团2003年进入中国,在国内有长春、上海、昆山和福州生产和销售分公司,国内客户既包括上汽大众、一汽大众、北京奔驰等主流合资企业,也包括电咖汽车/天际汽车等造车新势力。

7月30日,艾森曼集团中国的两家子公司艾森曼机械设备(上海)有限公司和昆山岱德机2械工程有限公司联合发布正常运营公告,称两家中国区公司是独立的法人实体,资金运转独立且正常,银行账户和付款未受德国集团公司破产保护影响,两家公司业务均正常运营。

艾森曼破产原因分析

艾森曼集团自2019年3月开始启动重组和战略调整,4月任命了公司内部的首席重组官。现在向法院提交的破产保护申请的目的是加速重组的进程,争取早日吸引到金主到来,回归正常的盈利模式。

首席重组官MichaelKeppel表示,目前公司董事会、Eisenmann和艾森曼集团的债权人都认同目前公司的破产保护的做法。“我们想利用这个破产重组的机会让公司重新获得新生,在合理的商业模式基础上,利用我们已经取得的市场地位、业界口碑、创新能力以及我们经验丰富的技术员工,为公司长期发展打下基础。”

在给法院的破产重组申请中以及艾森曼中国正常营业的公告中,艾森曼集团陈述生产破产重组的原因是“2018年集团多个大项目承接和执行造成了大额亏损。”

《智能电动汽车》梳理了2018年艾森曼集团的主要业务活动,发现艾森曼2018年一直处于迅猛的业务扩张状态,在世界各地为客户新建了不少生产线,这些涂装生产线当然需要巨额投资,造成了艾森曼集团流动性出现困难。

2018年4月在日本建立销售和售后分公司。

2018年4月为兰博基尼建造全新涂装车间。

2018年7月在美国密西西比州NOVI建立销售和售后分公司。

2018年7月为越南造车新势力VINFAST在海防市的组装线生产传送设备。

2018年11月为瑞典建造生物甲烷生产设施。

2018年12月为中国造车新势力电咖和天际汽车提供包括无滑撬涂装工艺和生产线、电镀和预处理以及传送带和喷漆室在内的“交钥匙”工程包。

例如,越南的造车新势力VinFast,正努力建成越南首个自主品牌汽车生产线,虽然由身价75亿美元的越南首富潘日旺(PhamNhat Vuong) 投资,在汽车生产装备上投入上仍然需要通过融资9.5亿美元信贷来解决。艾森曼提供的组装线生产传送设备价值大约有数千万美元,回款期较长。

电咖/天际汽车的绍兴工厂总投资额55亿元、设计产能18万辆/年。艾森曼为电咖/天际汽车提供的一站式涂装“交钥匙”工程包价值估计也在数千万美元以上。2019年年初曾有媒体报道过存在拖欠供应商货款的问题。

激进的业务扩张和造车新势力们面临的资金困难都拖累了艾森曼的营收。

除了以上这些业务投资拖累了艾森曼外,《智能电动汽车》还发现,艾森曼2018年12月21日提交到洛杉矶高等法院的一份诉状显示,2016年5月,贾会计的法拉第未来(FF)汽车与艾森曼的设备供应合同应付金额2.41亿美元,后随着法拉第未来不但延期并最终取消的设备供应合同,法拉第未来最终只支付了3200万美元。

艾森曼诉状显示,法拉第未来仍需要向艾森曼支付包括取消合同造成的损失和费用一共大约$7457万美元。最后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这7457万美元变成了艾森曼的“坏账损失”,成为了压垮艾森曼这头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除此之外,德国经济下行、全球汽车行业需求减少更使得艾森曼的外部环境雪上加霜。

根据《中国汽车报》的对部分跨国汽车零部件2019年上半年财报的统计,主流跨国零部件供应商上半年的利润降幅平均在20%左右。

全球汽车“一哥”大众集团裁员,全球豪华汽车老大戴姆勒和宝马多次下调盈利预期,德国轴承供应商舍弗勒利润大幅下滑,正考虑关闭五家工厂,裁员900人,其中700名员工都在德国。德国零部件供应商大陆集团今年一季度营收环比下降20.7%,净收入环比下跌19.2%,就连“躺着赚钱”的世界汽车零部件“一哥”博世集团也发出了盈利预警。

《智能电动汽车》发现,宏观环境的萧条和汽车行业需求的减少使得艾森曼不得不一方面通过打折的方式来应对竞争对手的围攻,另一方面不得不将客户范围拓展到东方的诸多造车新势力,虽然这些新势力的财务状况并不十分稳定。

举个例子,艾森曼的德国老乡Dürr目前虽然占据了世界涂装行业40-45%的市场份额,但也在积极向中国造车新势力拓展业务。销售规模仅为Dürr18%左右的艾森曼要赢得客户,不得不通过低价和延长账期等策略来接近客户,最终的结果自然是自身的利润大幅降低,逐渐到了入不敷出的地步。

《汽车海外并购》和《智能电动汽车》认为,在萧条的宏观经济环境、萎缩的汽车行业需求和赔本赚吆喝的竞争环境下,艾森曼以低价换取急剧扩张的业务模式造成了流动性吃紧,再加上贾会计这种“拖欠和坏账”的造车新势力的神助攻,最终导致了艾森曼这家世界涂装行业的实力干将走到了破产保护的境地。

中国人再出手?

根据《德国破产法》,法院接受破产重组申请后就将启动破产程序。这个阶段最主要任务就是召开债权人会议,确认债务总额,提交破产重整计划,接下来就是寻找“金主”,将公司全部或部分资产出售给“金主”(转让性重整)。

进入破产程序后,艾森曼计划引入一个战略合作伙伴,对艾森曼涂装总装业务(PA)以及应用技术业务(AT)板块等核心业务进行重组。截止到发稿时,艾森曼首席重组官表示已有潜在的买家表达了购买意向。

德国汽车行业的零部件公司有许多业界的隐形冠军,一直是最受中国投资者喜爱的收购标的。

在过去的2018年,中国“金主”对德国隐形冠军的收购可以说如火如荼。

2018年5月1日,深圳凯中精密以5300万欧元的代价收购了德国汽车零部件供应商SMK股权和工厂

2018年5月10日,山东北汽海华以400万欧元的代价收购了德国汽车复合材料供应商IFA 75%的股份;

2018年5月23日,浙江铁流股份以3800万欧元代价收购了德国高精密金属零部件供应商Geiger 100%股份。

2018年5月30日,复星国际收购德国知名汽车柔性自动化生产线供应商FFT,2019年5月30日完成。

2018年8月16日,保隆科技全资收购了德国汽车传感器业务巨头PRETTL集团旗下的汽车刹车磨损传感器提供商PEX,并且收购了该集团持有的德国家传感器及智能加热系统的设计与工程开发公司TESONA的51%股权;

2018年9月4日,宁波继峰汽车零部件股份有限公司以31.25亿元人民币的价格购买继烨投资100%股权,后者通过要约收购了德国上市公司、车辆座椅内饰供应商Grammer 84.23%股权。

2018年10月24日,江苏哈工智能机器人公司以8800万欧元收购德国工业焊接自动化技术公司NIMAK 100%股份。

2018年10月24日,长城汽车宣布入股德国加氢站运营商H2 MOBILITY;

2018年11月29日,惠州市德赛西威汽车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宣布收购德国知名天线技术公司ATBB,该交易于2019年3月13日完成交易。

《汽车海外并购》和《智能电动汽车》获悉,早在2016年5月-2017年7月之间,艾森曼集团因在贾会计的法拉第未来涂装车间项目上遭遇了大额亏损,这使得艾森曼出现了暂时困难。彼时在瑞银的撮合下,几家中国公司与艾森曼家族所有人进行了接洽,其中两家进入了最后一轮谈判,但最终艾森曼家族所有人并没有接受中国公司的offer。

时过境迁,当初艾森曼家族或许没有预料到,仅仅两年之后,艾森曼集团就又遭遇经营困难而不得不申请破产保护。

“如果当初像其他德国同行一样接受了中国人的offer,借助中国的庞大市场,或许现在艾森曼家族应该整天躺在床上数钱呢吧!”某投行人士向《智能电动汽车》感慨道。

不过好女不愁嫁,在艾森曼集团申请破产保护的第二天,几家中国“金主”的询价邮件就已经发到了艾森曼重组管理人的邮箱……

印度必利劲双效片怎么购买

印度艾力达双效片使用说明书

超希双效效果

印度双效希爱力效果怎么样